我想拥有这只透子🙊(捂住嘴疯狂尖叫中。。。

夭寿啦,三明儿你看板郎的C位被抢啦(抄袭盗用的辣鸡!

未夏家的小暮烟:

大家顺手转转?
什么辣鸡游戏,我大刀乱都敢抄?小心我家极化大佬们分分钟打爆你们的头

杯酒:

占tag致歉,我就想知道这是什么玩意改了我们的看板郎。

阿官啊,有人抢了你的小祖宗,借了你的名,还要和你抢婶婶了。

绘里华:

我看到p2的宣传下来了发现游戏名也是刀剑乱舞,点进去启动游戏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感觉侵权了,各位能顺手举报一下吗?tag就不打了

【刀剑乱舞】【髭膝】你的气味

◎ 深夜悄咪咪来发辆短小车

◎ ABO 髭切A x 膝丸O

◎ 私设有

◎ 流水账文笔


01.

膝丸总觉得今天来学校以后,被关注度比平时高了许多。

不只是女生们,甚至有些男生都在打量着自己。他觉得有点不舒服。

“薄绿,你把气味阻隔剂停掉了?”

正利用课间休息时间思考着晚上的菜单的膝丸就听到坐在前排的今剑转过身趴在自己的课桌上这么问道,就连今剑邻座的岩融也转过来看他。

膝丸先愣了一下,才点头道:“嗯,前两天停的。”

今剑撑起身体,凑到膝丸面前抽着鼻子嗅了嗅,“嗯!薄绿还是这个味道好闻呢,甜甜的,就像海盐薄荷味的可爱多一样~对吧,岩融~”

一...

归。

◎520贺文

◎前方有刀出没

◎可能略有ooc

◎没有文笔这种东西

◎依旧取名废,题目没啥意思


日渐西沉,已是黄昏。

金黄色的余晖倾撒在这片杀伐之地。

还未完全散去的狼烟昭示着不久之前,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

一抹白色的身影,牵着马,突兀的走在这满目疮痍的废墟上。

环视一圈战场,他的脸上没有了平日里温和的笑容,琥珀金的眼睛里好像不带一丝情绪,他从附近的尸体上一一扫过,没有看到他想要找的人。

诡异的,心里居然松了一下。他既想找到他,又害怕在这里看到他。

但是这种庆幸并没有延续多久。

不远处的小云雀忽然嘶叫了一声,用马蹄子刨了一下面前的尸堆。

髭切心里有种...

カンタレラ(坎特瑞拉)(二)


◎黑道boss髭 X 人气俳优膝

◎私设一堆

◎流水账严重,没有文笔这种东西



02.


初夏的到来也意味着东京迎来了今年的梅雨季。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空气里都是水分的味道。

薄绿把满是雨水的伞挂在剧团门口专门放伞的架子上。

正要往练功房走的时候前台小妹叫住了他,说有东西给他,然后从柜台下面抱出了一束花。

薄绿是他们团里的人气俳优,经常有粉丝送花送礼物到剧团,所以前台小妹早就习惯了。

薄绿问前台小妹:“这花是谁送来的?”

“是花店小哥哦,一早就送来了,”前台小妹回答道,“不过这是什么花啊?还是头一回见人送你这种花呢。”

“这是芍药。”他从花束里找到了一张卡片,正...

カンタレラ(坎特瑞拉)

◎黑道boss髭 X 人气俳优膝

◎私设一堆

◎流水账严重,没有文笔这种东西


0.


“哥…哥哥……”

“膝丸,你在这里藏好,千万别出来!知道吗!千万别出来!”

“那…那哥哥你呢?”

“乖孩子,乖乖的藏在这里,等哥哥回来接你,好吗?”

“好,膝丸乖乖的,等哥哥来接我。”

“好孩子。”


记忆的最后,是哥哥阳光的笑容和摸着自己头的温暖的手。

“薄……薄绿……”

“薄绿……醒醒……我们到了……薄绿……”

薄绿从睡梦中被好友渐渐摇醒。

梦里的触感好像还残留在身上一样,好一会儿他才从梦中完全清醒。

竟然又梦到以前的事情了……


一只温暖的手掌摸到了他的额头,少年柔软的声音关心...

山吹色爱情

◎取名废,题目其实是乱取的。跟正文没什么关系(大概)

◎CP 髭切×膝丸

◎审神者和审神者好友出没

◎有私设


01.

湛蓝的天空,飘着一片一片棉花糖一样的云朵。

微风拂过,清脆的风铃声,庭院里的惊鹿蓄满水后搭在石头上的阵阵“咚”声,为这个宁静的午后增添了一些趣味。

是个适合喝茶的好时间。

绯茜端起茶壶,往好友青竹的杯子里添了一些茶水。

“所以说,你家的膝丸和髭切还是老样子?”青竹用小叉子叉起一块麻薯,慢慢地吃着,“话说你这麻薯在哪里买的?味道挺不错的。”

绯茜喝了一口茶,回答道:“在现世买了带过来的,”顿了顿,接着说道:“是啊,还是老样子,好不容易把髭切...

萱尼玛的吉光片羽

©萱尼玛的吉光片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