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吹色爱情

◎取名废,题目其实是乱取的。跟正文没什么关系(大概)

◎CP 髭切×膝丸

◎审神者和审神者好友出没

◎有私设



01.

湛蓝的天空,飘着一片一片棉花糖一样的云朵。

微风拂过,清脆的风铃声,庭院里的惊鹿蓄满水后搭在石头上的阵阵“咚”声,为这个宁静的午后增添了一些趣味。

是个适合喝茶的好时间。

绯茜端起茶壶,往好友青竹的杯子里添了一些茶水。

“所以说,你家的膝丸和髭切还是老样子?”青竹用小叉子叉起一块麻薯,慢慢地吃着,“话说你这麻薯在哪里买的?味道挺不错的。”

绯茜喝了一口茶,回答道:“在现世买了带过来的,”顿了顿,接着说道:“是啊,还是老样子,好不容易把髭切带回来了以为膝丸能开心,结果没想到,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自家源氏兄弟的关系一直都是绯茜头疼的问题。

为什么别的本丸的源氏兄弟感情那么好,自家的这两个就……其实也不能说不好,但是,就是跟其他本丸的不太一样。

绯茜的本丸是膝丸先来的。

心疼膝丸总是念叨着兄长,她甚至亲自带队出门殴打检非违使,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让她把髭切给膝丸带了回来。

担心兄长刚显现会不适应,膝丸整天为了髭切忙进忙出,内番什么的几乎都是做双份,然而这位兄长却并没有对辛苦照顾自己的弟弟表示出多少亲近。

膝丸有几次私下问绯茜,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对,绯茜摇摇头,她也不知道原因啊,不只是膝丸,她心里其实也是有些难过的。

偶尔现世会有同事聚会,别的同事总是说着自家的源氏兄弟感情有多好,绯茜想不通,为什么自家的这两位就这么“正常”?“正常”得来甚至是有些冷淡的?

青竹吃了麻薯嘴里有点干,喝了口茶,感叹道:“我那里是膝丸总是不来,你这里是都来了却感情不好。也不知道咱俩这是怎么回事。”

“是啊……不然,你带你家髭切来串串门?”

吓得呛了一口茶的青竹边咳边抚着胸口往下顺,惊讶的看着刚刚语出惊人的好友:“你说啥?”

绯茜看着手里的茶杯说道:“我说,下次你带你家髭切来串门。”


02.

这天出阵回来,膝丸因为保护一起出阵的今剑受了点伤,今剑和岩融陪膝丸去手入室,在路上遇到了髭切,髭切看到膝丸受伤,也只是简单的询问了两句,便离开了。

今剑看着膝丸黯淡的神色,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他,只能拉了拉膝丸的衣角,劝他先去手入。

药研不在,今剑小心翼翼的把药水涂在膝丸的伤口上,岩融拿着纱布一点一点的给膝丸裹住伤口。

看着他俩给自己处理伤口,想到刚刚兄长的冷淡,膝丸的心里泛起了酸涩,过了半晌,他小声地问道:“为什么,我和兄长就是亲近不起来呢?我们不是兄弟吗?”

今剑和岩融听了膝丸的话,对视了一下,今剑斟酌了一下用词,回答说:“可能…髭切他就是这种冷淡的性子吧,他来本丸这段时间,也没感觉他跟谁特别好的样子,就是偶尔和三日月他们一起喝喝茶。”

可是,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本丸里的兄弟很多,例如虎彻兄弟,虽然蜂须贺和长增弥经常吵架斗嘴,可都是十分疼爱弟弟浦岛的;例如左文字兄弟,都寡言少语,但是看得出兄弟三人感情很好;再例如粟田口兄弟,弟弟们都十分喜欢兄长一期一振,一期一振也宠爱着每一个弟弟。

其他兄弟感情越好,膝丸心里就越失落,他与兄长也是兄弟,而且还是二振一具的兄弟,为什么就是亲近不起来呢?

就在今剑和岩融不知如何安慰膝丸的时候,山姥切敲响了手入室的门,对膝丸问道:“膝丸,你手入的怎么样了?主上让你手入好后去她那里。”

膝丸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一会儿就过去。”


去审神者的庭院要经过一个长廊,转过一个拐角。膝丸走到拐角处的时候,听见附近传来了审神者同他人说笑的声音,大概是青竹殿下来了吧,他想到,不过好像不止两个人的声音,其中一个有些甜蜜,很耳熟。


许是听到了膝丸的脚步声,绯茜一转头,刚好看到膝丸走过拐角,她朝膝丸招招手,“膝丸,来。”

惊讶的看了看青竹身旁的人,膝丸恭敬的坐在了绯茜面前,还不等他行礼,绯茜先拉过膝丸的手,指了指坐在好友身边的人,笑着说:“膝丸,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青竹家的髭切,说是喜欢咱们家的茶,便带过来玩了。”

“呀,这就是膝丸嘛?”青竹家的髭切笑着问道。他的声音和自己的兄长不太一样,虽然都是像枫糖一样的甜蜜声线,但是不同于兄长的清冷,他的声音里有暖暖的味道。膝丸这么想着。

看着呆愣的膝丸,青竹捂着嘴笑着说,“啊啦,茜,你家膝丸傻掉了。好可爱。”

因为青竹的话,膝丸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居然看着这位髭切出了神,白皙的脸颊立马因为羞涩而爬满了红霞,结结巴巴的开口:“不…不是…我就是有点……”

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不会失礼于是干脆转移话题:“主上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哈哈哈,膝丸大概是见到别的髭切紧张了吧,”绯茜趁着膝丸害羞跟青竹交换了一个颜色,接着说道:“那个,膝丸,我们的茶点心没有了,能不能拜托你到万屋帮我和青竹买点回来,就买点羊羹大福什么的,我有点想吃草莓大福了呢。”

一听主上有事拜托,膝丸连忙答应下来。

“哎呀,我也想吃了呢,髭切也去帮我买一点好不好?”见膝丸应下,青竹赶忙说道,眼神里带着一丝狡黠,“这样吧,你和膝丸一起去吧,两个人一起去路上还能说说话。一个人去买东西多没意思啊。”

青竹家的髭切拉了拉披在肩上的外套,“好呀,我和膝丸去好了,”说完站起身走到膝丸身边等着。

膝丸:“诶?!”


03.
“啊,隔壁那位,今天也来找膝丸了呢。”

午后,本丸的几位老人家照常排排坐在长廊里喝茶吃点心。

今剑往池子里撒了一把鱼食,水池里的鱼儿欢快的吃起来。

三日月捧着茶,看着不远处膝丸小步跑向等候在门口的隔壁本丸的髭切。

“嗯,不知道咱们那位会怎么想呢?”

“哼,随他怎么想,他不愿与薄绿好还不准别人跟薄绿好了?”

今剑拍拍手,站起身走到长廊前,拿起一串团子吃着,“反正我只要薄绿能开心就好了。”

虽说已是千年老刀了,今剑却也是孩子心性,加上心里堵着气,说出来的话便也没多好听。

自从髭切来了以后,他与膝丸的相处今剑都看在眼里。他心里也着急外加替膝丸不值。要说膝丸哪里做的不好倒也罢了,从某方面来说,膝丸可以说是死板的,特别是对于兄长的那份恭敬。

啊啊啊,好不爽,去道场吧,做好决定后今剑便拉着岩融往道场去了。


等今剑和岩融走远了,有一位才从拐角处的阴影里走出来,坐到了三日月的身旁。

三日月从旁边拿了一个没人用过的干净杯子,甄上茶,推到了对方的面前,“哦呀,刚才我们的谈话,髭切殿应该是都听到了?”

端过茶杯放在手里,髭切静静地看着茶面,并没有答话。

之前一直在一旁写着《大包平观察日记》没有参与讨论的莺丸大概是写完了,放下了笔,柔声安慰道:“今剑是孩子脾气,他说的话你别太在意。不过,你对膝丸殿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思考了半晌,髭切还是开口道:“我不知道该怎么与那孩子亲近,”用大拇指蹭了蹭杯身,“千年已过,虽然现在我们有了肉身,但对于感情这种东西,却还是不太能够理解清楚。”

“真是难得啊,还有身为千年老刀的你不能理解的,”三日月语气里无不揶揄的打趣道。

“呵,”髭切无奈地笑了一声,“若说出阵打仗,我倒是清楚得很,可是说到感情,我实在是不太懂。”

莺丸说:“髭切殿有什么不懂的不妨说出来,我们也好帮着分析一下?”

说出来让你们喝茶有话题聊?呵呵。我又不傻。两只老狐狸。

这些话髭切并没有真说出来,他放下茶杯,拉了拉肩上的外套,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来公布这次出阵人员的名单:太刀,膝丸;打刀,山姥切国广;打刀,和泉守兼定;胁差,堀川国广;短刀,今剑;薙刀,岩融。”长谷部念完手中的名单,“御守各位都带好了吧,那么,祝各位武运昌隆。”


源氏的部屋里,髭切心血来潮的打算收拾一下房间。

他们的房间一直都是由膝丸在整理打扫,今天因为一大早就被安排去出阵,并没有来得及收拾。

“兄长不用管,等我回来后收拾就好了。”说完膝丸便急匆匆的走了。

髭切抱起膝丸的被褥准备放进壁橱的时候,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被褥里掉了出来。

等他把被褥放好以后转身想看掉的是什么,就看见一枚奶油色御守正躺在地上。

“诶?”

这是,弟弟丸的御守?



第一次在LOF发文,有点小紧张。

评论(25)
热度(70)

萱尼玛的吉光片羽

©萱尼玛的吉光片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