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ンタレラ(坎特瑞拉)(二)


◎黑道boss髭 X 人气俳优膝

◎私设一堆

◎流水账严重,没有文笔这种东西



02.


初夏的到来也意味着东京迎来了今年的梅雨季。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空气里都是水分的味道。

薄绿把满是雨水的伞挂在剧团门口专门放伞的架子上。

正要往练功房走的时候前台小妹叫住了他,说有东西给他,然后从柜台下面抱出了一束花。

薄绿是他们团里的人气俳优,经常有粉丝送花送礼物到剧团,所以前台小妹早就习惯了。

薄绿问前台小妹:“这花是谁送来的?”

“是花店小哥哦,一早就送来了,”前台小妹回答道,“不过这是什么花啊?还是头一回见人送你这种花呢。”

“这是芍药。”他从花束里找到了一张卡片,正面什么都没写,只在背面的右下角,苍劲坚挺的字体写着一个名字——髭切。


练功房里放着轻柔舒缓的音乐。

薄绿正对着镜子做拉伸练习。

今剑晃过来在他身旁坐下,打听起好友的八卦:“诶,那天我和我哥走了以后,你跟髭切哥进展得怎么样啊?”


上周五他们表演结束后,原本按照惯例剧团要一起去庆功宴的。

没想到三日月带着髭切出现在了后台的化妆间。

今剑干脆让岩融带着剧团其他人去庆祝,自己则拉着薄绿上了三日月的车。


“什么进展得怎么样?”薄绿奇怪的回道,换了个动作,“你俩走了没多久髭切先生把我送到家门口也就走了,人家那么忙,哪有时间陪我们这些普通人啊。”

“哎哟哟,这话怎么听着有点酸酸的?都称呼‘髭切先生’了呀,看来进展还不错?”今剑使劲挖着好友的八卦。

其实这也不怪今剑,在今剑看来,不知道是因为身世还是因为性格,薄绿过的日子太过于单调——平日里多数时间是在练功房排练剧本或者做练习,其他时间不是窝在家里,就是去书店。

薄绿无奈的停下动作,解释道:“本来我是称呼‘源先生’的,但是他说他不喜欢被这么称呼,让我叫他‘髭切先生’就好了,所以我才这么叫的。”

不喜欢才怪,知道实情的今剑在心里做了个鬼脸,他天天不是被手下喊boss就是被别人称呼“源先生”,想让你叫他名字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吧!也就你这么单纯才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啊。不过这是不是说明髭切哥对薄绿其实也是有点意思的?


薄绿没有告诉今剑,那天今剑和他兄长三日月先离开以后,薄绿原本是想直接回家的,但是在髭切的提议下带他俩去了一间书店。

那是一间位置非常隐蔽、外表完全看不出来的书店。

内里是中世纪复古的装修风格,黑胶唱片播放出悠扬的音乐。

中间有一张长桌,可能是为了营造气氛,店里本身的光线并不是特别亮,因此每个座位上都配了一盏台灯。

旁边也有沙发和茶几,方便各种客人在这里阅读。

话虽如此,他俩却是此刻店里唯二的客人。

侍者在给他们端上咖啡、奶精、糖浆以及小点心之后便消失了。

这间书店面积不大,但是一排排或者整面墙的书籍数量却非常的庞大。

薄绿还找到了几本以前一直想看却已经买不到了的书。

他一直觉得电子书虽然方便,但还是纸质书看着舒服,也更有味道。

髭切也拿了本书在他旁边的沙发坐下看了起来。

虽然两人都在静静地看书,没有产生什么的交流,然而这种惬意却很舒服,仿佛对方已经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

时间就在两人的阅读中缓缓流逝。


TBC.


话说,这里的膝宝宝是长发设定哟w


评论(11)
热度(66)

萱尼玛的吉光片羽

©萱尼玛的吉光片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