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

◎520贺文

◎前方有刀出没

◎可能略有ooc

◎没有文笔这种东西

◎依旧取名废,题目没啥意思



日渐西沉,已是黄昏。

金黄色的余晖倾撒在这片杀伐之地。

还未完全散去的狼烟昭示着不久之前,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

一抹白色的身影,牵着马,突兀的走在这满目疮痍的废墟上。

环视一圈战场,他的脸上没有了平日里温和的笑容,琥珀金的眼睛里好像不带一丝情绪,他从附近的尸体上一一扫过,没有看到他想要找的人。

诡异的,心里居然松了一下。他既想找到他,又害怕在这里看到他。

但是这种庆幸并没有延续多久。

不远处的小云雀忽然嘶叫了一声,用马蹄子刨了一下面前的尸堆。

髭切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但他还是走过去,用戴着黑色手套的手,轻轻拨开上面交叠的尸体。

不久,一张满是血污的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腿一软,髭切竟是直接跪在了地上,洁白的西装裤顿时染上了红黑的血污与硝烟。



两个小时以前。


梅雨时节的雨虽然不大,却总是连绵不断。

雨水拍打着屋顶,滴答作响。

偶尔拂过一阵风,带起屋檐下的风铃,发出阵阵清脆的叮铃。

当然,这样凉爽的天气,对本丸的几位老人家来说,同平时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们照旧和往常一样,坐在回廊里吃茶聊天。

每当膝丸被派去出阵的时候,髭切便会来加入这每日例行的茶会。

这条回廊可以清楚看到大门,如果弟弟回来了,他便一眼就能瞧见。

哦,今天的茶点心是羊羹与蜂蜜蛋糕呢。

三日月逗弄着五虎退的小老虎们,莺丸说着大包平前日内番又干了什么傻事,小狐丸边听他们聊边小心仔细的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前田和平野在一旁帮忙沏茶。

一切都如往常一样平静且温馨。

正聊着,门口一阵嘈杂,髭切想着,一定是弟弟丸回来了,下着雨呢,要不要去门口接弟弟丸呢?

就见门口从外走进一队人,正是与膝丸一同远征的队友。

一行人颇有些狼狈,今剑甚至是被岩融背着回来的,岩融自己也是一身的伤,这是遇上棘手的敌军了?

好几人赶忙打着伞上去扶住他们,药研指挥着把人往手入室送去。

髭切挨着瞧过去,却没有见到最想见的那个人。

放下手中的茶杯,伞也忘了撑,髭切几步慌忙走过去,问着几人中尚且算好的岩融。

岩融,我弟弟呢?

面对髭切的疑问,岩融先是怔愣了一下,随后竟露出痛苦的表情,话音带着颤抖甚至哭腔,对不起……髭切……对不起……

从来没想过会见到岩融这副样子,两米高的大个子,此刻在髭切面前就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只会低着头红着眼睛,站在雨里一个劲道歉。

伤员不宜再淋雨,蜻蛉切便撑了把伞走到岩融身边替岩融遮了些雨。

什么对不起?膝丸呢?膝丸哪去了?

这还是所有人印象中,髭切第一次主动叫对膝丸的名字。

满脑子只有“膝丸在哪”的髭切不顾岩融手臂上的伤,应该说他根本无暇注意其他,抓着岩融的手臂。

其他人就看着髭切丢掉了平日里的优雅雍容,就连声音都高了一些,我不想听对不起!我只想知道膝丸去哪了!为什么只有你们回来了!膝丸呢!

三日月拍了拍髭切的肩头,劝道,髭切,先冷静点,岩融也受了很重的伤。

就在岩融痛苦着不知该如何开口的时候,一道女声从一旁传来,髭切,跟我来。

是审神者。

想着审神者肯定知道什么,髭切立马跟了过去。


房间里,审神者从架子上取了一块毛巾搭在了髭切的头上。

髭切毫不在意浑身淋得湿透的自己,他只想知道膝丸发生了什么,总领,您知道膝丸在哪吗?

啊,我知道,我能感觉到他现在非常虚弱,你要去找他吗?

审神者的眼里溢满了严肃与悲伤,她知道,髭切不问清楚是不会罢休,所以她还是问道,哪怕你也许会回不来?

髭切捏紧手中的毛巾,我想去把他带回来。

可是你觉得,我会冒着两民大将碎刀的危险让你去找他吗?如果失去了膝丸,我不想连你也失去了,尽管膝丸我也不想失去。

毛巾的阴影遮住了髭切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沉默的并不久,等他抬起头时,审神者从他金色的眼眸里看到了坚定与决然,只听他开口道,请总领告诉我膝丸的位置。源氏双刀二振一具,如果失去了膝丸,只怕我也会成为一把废刀,无法再为总领效力。

说完髭切躬下身,做了土下座,恳请总领告诉我。

审神者看着屋外绵绵的雨。她明白的,如果失去了膝丸,髭切真的会如他自己所言变成一把废刀。

虽然髭切平时总是做出一副记不住弟弟名字的健忘老人的样子,偶尔能把膝丸气得哭,可若说感情,髭切之于膝丸的,怕是不会比膝丸之于髭切的少半分。

二振一具啊……

罢了,便告诉你吧,可是你要知道,你去了也许便回不来了。


几声敲门声响起,只见长谷部出现在门边,抱歉主人,打扰一下。髭切,这是今剑让我转交给你的,他让我跟你说,他很对不起你和膝丸,膝丸是为了救他们而决定独自留下断后的,说如果自己再厉害一些,他们再厉害一些,就不用膝丸去……

剩下的话长谷部却是说不出口了,把东西交到髭切的手里后,叹了口气,便离开了房间。


那是一枚奶油色的御守。

但却不再鲜亮,绳子断了,边角有些脱线,面上染了血渍的部分已经干涸变为褐色。

同样的御守髭切也有一个,如同膝丸曾经的名字与发色一样,是清新的薄绿色。

当时本丸突然兴起做御守,几乎人人做了一个,髭切和膝丸也不例外。

虽然髭切那枚最后还是膝丸给缝好的。

每次出阵前膝丸都会把那枚薄绿色的御守服服帖帖的放在髭切的衬衫口袋里。

那里是最接近心脏的位置。



膝丸……

髭切低声唤着弟弟的名字,他从不曾叫对过的名字。

他轻轻的将膝丸抱进怀里,毫不在乎自己被染脏的白色西服,用袖子轻柔的擦拭着膝丸满是血污的脸。

肘丸……腿丸……打扫丸……煮饭丸……弟弟丸……

这时候你不是应该反驳我说是膝丸才对么?

如此想着,髭切躬下身,埋在膝丸的胸前,嘴里喃喃的说道,膝丸……你睁开眼好不好……你这孩子,兄长的话你都敢不听了么……

他好希望膝丸现在能起来手忙脚乱的跟自己纠正名字的叫法然后解释并不是不听兄长的话。

终究……还是来晚了吗……

忽然有一道微弱的声音,轻轻喊道,兄……兄长……

开始髭切还以为是自己产生的幻听,但是当他听到第二声时,他立马坐起了身子,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的弟弟,膝丸!!!

哈……兄长……终于记住……我的……名字了呢……

他慌忙抱起膝丸,朝小云雀跑去,膝丸!你坚持一下!我这就带你回去!让总领给你手入!你会没事的!

膝丸用他仅剩的一点力气,拉住了髭切的袖子,最后还能见到兄长……真是太好了……

你再坚持一下!求你了膝丸,哥哥求你了……你再坚持一下好不好……求你了……

啊……兄长……我好想回家……想回本丸……想和大家一起……

髭切几乎哭了出来,膝丸冰凉的身体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的戳着他刚刚才燃起一些希望的心脏。


七彩的光从膝丸的身体升腾而起,耀眼的光线里膝丸的身体渐渐消失。

一如他两的第一次见面。


千年的时光使他早已对大部分事情都无所谓了,唯独他的弟弟,他的膝丸。

膝丸的灵体也是在这样一片七彩之光中诞生。

作为新生的付丧神,幼童体型的膝丸,穿着黑色的狩衣,跌跌撞撞的朝自己走来,嘴里奶声奶气的喊着,兄长,兄长。


膝丸……



诗帆家里在这个小镇上经营着一家万屋,除了售卖各类商品以外,还能招待一些简单的吃食。

老板娘递了一份和果子和茶给诗帆,说道,诗帆,去,门口坐着个长得可好看的武士先生,你给他端过去。

诶,好的妈妈。诗帆听话的接过朝门外走去。

那是一个身着白色异服的年轻人,精致白皙的模样与她以前见过的那些武士完全不一样,奶油色的头发在阳光下仿佛闪着细碎的光。

诗帆竟有些看呆了,对方叫了几声她才回过神,慌忙道,不好意思,这是您的和果子。

啊,没事没事。对方摆手表示不介意。

那个,武士先生,请问,能问问您,打算去哪吗?

经常有旅行或者流浪的武士在她家店子稍作停留或休息,所以这么问也不算奇怪。

我啊,年轻人抚了抚腰间挂着的两把佩刀,脸上是最深情的温柔,仿佛抚摸的是他挚爱的伴侣一样。

枫糖一样婉转甜蜜的声音,无限缱绻。


我啊,我要带我最爱的人回家。


END.



“好了好了收工了收工了,膝丸髭切,你俩去把妆卸了,收拾完了我们去吃杀青宴啦。”

“哎呀,我俩就不去了,我和弟弟丸订了餐厅位置,你们去吧。”

“阿尼甲!!!还有,是膝丸啊!!!”

“哈哈哈大家辛苦了!”

“大家520快乐啊!”


嗯,祝大家520快乐=v=



评论(7)
热度(45)

萱尼玛的吉光片羽

©萱尼玛的吉光片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