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髭膝】你的气味

◎ 深夜悄咪咪来发辆短小车

◎ ABO 髭切A x 膝丸O

◎ 私设有

◎ 流水账文笔



01.

膝丸总觉得今天来学校以后,被关注度比平时高了许多。

不只是女生们,甚至有些男生都在打量着自己。他觉得有点不舒服。



“薄绿,你把气味阻隔剂停掉了?”

正利用课间休息时间思考着晚上的菜单的膝丸就听到坐在前排的今剑转过身趴在自己的课桌上这么问道,就连今剑邻座的岩融也转过来看他。

膝丸先愣了一下,才点头道:“嗯,前两天停的。”

今剑撑起身体,凑到膝丸面前抽着鼻子嗅了嗅,“嗯!薄绿还是这个味道好闻呢,甜甜的,就像海盐薄荷味的可爱多一样~对吧,岩融~”

一旁的岩融摸摸今剑的头,“哈哈哈,今剑说的对呢。”

“你还是这样比较香甜可口呢!”今剑两只手托住下巴,“话说,薄绿,你为什么不用阻隔剂了呢?不是说至少打算用到高中毕业么?”

“我才不香甜可口呢!”香甜可口什么鬼啊。膝丸想到了为什么停用抑制剂的原因,红晕立马爬满了白嫩的脸颊,“没……没什么,就是兄长不让我用了,所以就没用了。”



虽说是亲兄弟,但是膝丸并没有和兄长髭切选择上同一所高中。

在髭切很不情愿的情况下,还是勉强接受了弟弟跟自己分开念高中,但髭切还是以“担心香软可口的弟弟被人欺负”为理由,坚持让膝丸使用了气味阻隔剂,并说这是他最后的让步。

事实上,膝丸初中的时候还是个香甜软嫩的Omega。整天跟在髭切后面“兄长兄长”地喊着,就像一只软糯可口的小青团。

意外的是,升上高中不久,膝丸的身高突然开始拔高,一下窜了小半个头,从髭切的下巴长高到了髭切的鼻子,拉得身形也修长了许多,不再是初中时的那个小团子。

为了增强体能,膝丸特地报了学校的弓道社。社团每天都会进行体能训练,因此膝丸也开始有了不错的体力,加上也学过不少防身术,因此他并不像大多数的Omega一样看上去柔弱纤细。也是这个原因,膝丸在之前使用阻隔剂的时候,学校里的同学们也都理所当然的把膝丸当做了一个Beta.


所以说他为什么停掉了阻隔剂呢?想到这个问题,膝丸不禁回想起上周末在学校门口。


膝丸的鞋柜里总是会有很多粉色的情书。

课桌抽屉里偶尔也会出现巧克力糖果之类的甜食。

虽然平时为人低调,但是俊美的外表,优异的学习成绩,稳妥的做事风格,还是为他在学校里招揽了不低的人气。

这样一个仿佛言情小说男主角一样的男孩子,总是会吸引很多青春期渴望一段美好初恋的少男少女们。

有时候是课间,有时候是午休,有时候是放学后的社团训练,时不时会有倾慕膝丸的男生女生向膝丸递情书或告白。令膝丸有点哭笑不得的是,不只是女生,男生告白的也不少,但却基本都是Omega.

因为这个膝丸还被今剑和岩融嘲笑了好久。

因为要社团训练的原因,膝丸放学一般都会比髭切晚很多,所以他万万没想到,会被心血来潮接弟弟放学的髭切撞见了女同学跟自己告白。



同班同学兼好友的狮子王一下课,跟髭切说了一句:“我去接女朋友放学啦!”便立马背上提前收拾好的书包冲出了教室。

接女朋友放学啊……髭切愉悦的想到,嘛,我也偶尔去接弟弟丸放个学给弟弟丸一个惊喜吧。

结果没想到这个惊喜变成了惊吓。不论是对谁来说。

坐在膝丸学校门口奶茶店看书等膝丸的髭切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估摸弟弟应该快出来了,便拿着给弟弟买的薄荷柠檬苏打朝校门口走去。

没过多久,髭切就看到膝丸从校门内走了出来,正要上前叫住弟弟,没想到从旁边突然跑出一个女生,拦下了膝丸。

刚走到校门口,膝丸突然被一名娇小可人的女孩拦了下来,并递给他一封粉红色的信封,女孩红着脸娇羞的说道:“那个……膝丸同学,我喜欢你很久了!希望你能看看,然后考虑一下,可以吗?”

膝丸心里只想着赶紧去超市买食材回家做饭,正准备开口拒绝,忽然脸上一道冰凉的触感让他打了个激灵,随后他被揽进一个宽大的怀抱,就听见一个熟悉并悦耳的声音说道:“哦呀,这是在跟我家宝宝告白吗?”

膝丸惊讶的看着髭切,“兄……兄……”

一声兄长还没喊出口,就被髭切用食指抵住了嘴唇,“嘘……”髭切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把手里的薄荷柠檬苏打放在了膝丸的手上,然后转头对面前已经快石化的女生说:“抱歉呀,我家宝宝已经有对象了哦。”说完便牵着膝丸的手直接走了。

被牵着走了一会儿,膝丸才反应过来,兄长居然来接他放学了!喝着髭切给买的苏打,酸甜清凉的滋味在嘴里蔓延开来,顿时心里有点美滋滋的,“兄长今天怎么来接我了呀?”

”哦呀,难道弟弟不高兴我来接你吗?”髭切笑眯眯的看着膝丸,心里虽然很不舒服,但怕吓到弟弟,所以还是努力维持着以往温和的笑容。

膝丸一听连忙摇头道:“不是的,没有!兄长能来接我我好高兴的!”然后朝髭切甜甜的笑着“苏打也好好喝,谢谢兄长。”



吃完吃晚饭,膝丸收拾好厨房,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放在了茶几上,对靠在沙发上看报表的髭切说道:“兄长,吃水果吧。”

髭切抬起头,看着面前乖巧的弟弟,放下了手中的报表,拍拍旁边的位置,“来,坐这里。”

很满意的看着弟弟听话的坐在了自己拍的地方,摸了摸弟弟薄绿色的头发和白皙的脖颈,“弟弟长大了呢,变得这么好看,想必有很多女孩子跟弟弟告白吧。”金色的眼瞳深处泛起一丝幽幽的危险气味。

可是被髭切如此看着的膝丸根本没空注意那么多,满眼都是兄长俊美无匹的脸庞,嫩白的脸颊上浮起淡淡薄红,“偶……偶尔会有吧,不过比兄长肯定差远了啊,兄长比我优秀多了!”兄长那么好看!

髭切看着如此可爱的弟弟,心底最深处的一些,不能宣之于口的欲念却慢慢翻上了心口,想着今天弟弟被人告白的场面,髭切心里有些懊恼和后悔,是不是不应该让步,不应该再忍耐下去,再忍耐下去弟弟是不是会被其他人抢走。

看着髭切慢慢靠过来的脸,膝丸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心跳也加快到好像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一样。

自从他有了某方面的意识以后,他从来不敢如此靠近兄长,可是此时此刻,兄长靠的这么近,他只能往背后的沙发靠背退,退到最后,他整个人仿佛被髭切圈在了怀里一样。

髭切的脸上带着和平时一样的温柔笑容,膝丸这才发觉,在髭切的眼里,他好像看到了些平常看不到的一些,危险的东西。



然后他听到髭切在他耳边,用故意放低声线的声音说道:


“膝丸,把阻隔剂停掉吧。”





02.


“弟弟啊……告诉我……为什么要跟我分开?”


髭切用尖锐的虎牙磨蹭着膝丸线条美好的脖颈。顺着耳后一路往下,在精致的锁骨处留下一朵朵宛如玫瑰花瓣一样的印记。

髭切一直以为是因为膝丸憧憬自己想要变得独立、和自己一样优秀,所以才跟自己选择了不同的学校。

是的,他还记得膝丸当时是这么跟他解释的。他也信了。

因为弟弟跟自己不同校,髭切还闹了很久的脾气。

他心爱的弟弟怎么可以和自己分开。他们是兄弟。从小到大都没有分开过。

他们应该永远在一起。为什么上了高中反而要分开。

自己是如此深爱着弟弟。

髭切仔细的嗅着膝丸身上的味道,清凉的薄荷里混着丝丝缕缕的茉莉香,新鲜而青涩,却又带着些融融暖意,就像膝丸本人一样。

髭切有一年多没有闻到膝丸的信息素的味道了,令他心醉神迷的味道。

看着躺在沙发上的膝丸,灰色的长毛绒毯衬得膝丸的皮肤白皙柔嫩,精巧圆润的肩头,精瘦却不单薄的胸膛。

他的膝丸已经长大了。他一直在等膝丸长大。

恍惚间,他想起了下午在校门口发生的事情。

髭切自认为不是一个很有道德感的人。

血缘不是能够束缚他的理由。

早日接掌源氏是他的目标。

只要他足够强大,就没有人敢对他们指手画脚,所以他早早的开始接触家族的事务,为了有一天能够光明正大的牵着弟弟的手,走在众人的面前,告诉其他人,这是他的弟弟,也是他的爱人。

膝丸看着髭切的眼神有些迷离。

他的心底有一个隐秘的,不能宣之于口的,秘密。

他有一个喜欢的人,是他从小敬重的兄长。

背德的罪恶感,像浓稠漆黑的泥浆淹没了他的心脏。

他想逃离。

他觉得自己应该离兄长远一些——他选择了和髭切不同的学校。

只有自己不正常就好了。

他这么想着。

可是那隐秘的感情,又让他沉溺于就这样待在髭切的身边。像一名虔诚的教徒,甘愿为了心中的神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我……我喜欢兄长……”膝丸抬手抚上髭切的脸颊,看着髭切那与他相似的眼角眉梢,看着那和他一样的金色眼瞳。那双眼睛灿若星辰,让他迷恋不已,忍不住说出心底最深的告白。

“呵呵”,髭切轻笑了一声,一只手撑在沙发上,一只手轻柔的抚开了膝丸的刘海,看着膝丸绯红的脸颊,“乖孩子”,俯下身凑到膝丸的耳边说:“我也喜欢你,膝丸。”

看着膝丸因为惊讶而一下睁大的眼睛,髭切舔去膝丸眼角流下的泪水,“别哭……膝丸别哭……哥哥爱你……以后不要用抑制剂了好不好?”


“……好。”


“让哥哥标记你好不好?”

“……好。”

一切如您所愿。我如此深爱的您。


嗯,(*/ω\*)车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Ywb7KaWFf8seUCy4/


END.


上周520发了刀(伪)

这周来辆车甜一甜吧=w=



评论(9)
热度(281)

萱尼玛的吉光片羽

©萱尼玛的吉光片羽
Powered by LOFTER